欢迎光临~百事II
  咨询电话:400-55662008

行业资讯

百事2聪明的演讲者扼杀集体主义

每20年,录音机、电视和智能音箱作为家庭场景的核心,引导着中国家庭中心的转移,见证着中国家庭结构的变化。几十年前,我们既没有私人空间也没有公共空间。我们的私人空间是公共空间。人们把一切都暴露了几个人在一个城市里睡了十几米的房间。私人空间在哪里?然而,英国女作家维吉尼亚·伍尔夫(Virginia lf)却哭着说:“要获得自由,你必须拥有自己的房子。”。在她看来,如果一个女人想写小说,她必须有自己的钱和房间。

我将沿着王民安的理论进一步拓展——经济的发展不仅使城市中暂时单身的青年和“两人小家庭”逐渐取代“大家庭”,而且促进了中国个人意识的觉醒和崛起。从“集体狂欢”到“个体精神”,家庭生活中心不断移动,家庭信息交流也经历了从“信息获取-共享”到“信息选择-获取-反馈”的过程。也就是说,个人意识的觉醒,使人们不再满足于单纯的信息获取,而成为表达自己观点和自我的新需要。

过去,录音机、电视等“共享”和集体主义的家用电器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,而能够表达需求、与用户交流、代表个人崛起的智能音箱正渗透到生活中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中国家庭常用的家用设备有录音机、黑白电视和单缸洗衣机。黑白电视相对来说是一种奢侈品,在“家”或“村”的“共享”状态下,还没有成为家庭布局的核心。当时,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,还是在“大家庭”式的聚落中,住宅结构都非常精彩。电视机往往成为这个群体的核心,而地点也是这个群体的聚集地。

当时的电视信号不太好,过于公开,甚至创造了一种公共文化空间——《夺冠》中的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展现了1984年中国女排夺冠的场景。在上海巷子里,只有小男孩东东有一台电视机。为了让邻居们见证中国女排的冠军,电视台搬到了公共场所。东东的电视信号非常差,所以他需要爬上屋顶,用手举起信号杆。在他多次握手之后,数百名邻居从家里拿出录音机,把它们堆在一起听女排的战斗情况——因为声音大到足以掩盖巷子里所有人的噪音。这一幕实际上告诉我们,从技术上讲,当时真正占据居家中心设备位置的其实是录音机。

录音机又便宜又好,可以随时移动,而且信号比电视好。你可以在睡觉、吃饭和做家务的时候听。只要声音够大,全家都能听到。在农舍里,全家人都可以通过录音机了解国家大事。中国城市家庭通常有一台以上的录音机。还有很多有着深厚家庭和集体观念的年轻人,他们把录音机作为社交工具,创造出今天看来很奇怪的集体娱乐。一群年轻人带着录音机,在广场上跳迪斯科舞,曾经是这个城市的一道亮丽风景。有钱的年轻人在舞厅,贫穷的年轻人在广场。在贾樟柯的电影《江湖儿女》开拍之初,乔乔和彬彬在舞厅里随着音乐翩翩起舞,一种怀旧的心情油然而生。

录音机+迪斯科,是当年青年男女最重要的先锋娱乐活动,舞步上叠加着动荡的时代氛围。2000年前后,商品房逐渐普及,中国家庭逐渐生活在社区,隐私开始受到重视。虽然十余人的大家庭已经崩溃,但家庭观念很强,形成了3-5人(2+1或2+2+1)的小家庭。客厅已成为家庭生活的焦点,电视作为重心,重组了家庭空间结构。随之变化的是电视家庭布局的变化——客厅围绕电视布置,现代家庭结构初步确立。仔细观察每家每户的装修逻辑就会发现,当时,现代家庭普遍关注的焦点是电视上的布景。沙发、餐桌、衣柜和墙壁装饰都与电视相连。在布置家居空间时,首先要确定电视的位置,其他家具和配件都与之保持特定的空间关系。

你几乎可以回忆起,一家五口下班放学后围坐在沙发、茶几或饭桌旁,一边享受晚餐,一边看新闻广播和天气预报。晚上八点以后的电视节目是什么?这实际上充满了对家庭权力关系的制衡,也为未来20年个人的崛起埋下了“根”。也许妈妈的声音比较大,爸爸和孩子要看《快乐大本营》——如果换个角度看,其实是爸爸对妈妈的尊重和照顾。当孩子在这样的家庭长大,父亲很可能会尊重女性,因为他把遥控器交给了母亲。也许父亲的声音更大,而母亲和孩子必须跟随东方的时空。如果换个角度思考,孩子可能会追随东方时空下成为一名记者的梦想,成长的道路也可能遵循这条道路。

也许祖父母在家庭中占有绝对的话语权,所以家庭最终可能要看抗战剧——这样,在家庭结构中长大的孩子才可能懂得尊重长辈,在公司里极度不宽容,并愿意为工作尽心尽力。总之,电视家庭游戏伴随着80后、90后的成长,也催生了不同形式的小家庭文化。小家庭成员不再满足于简单的信息获取和共享,开始有了沟通和表达。拥有家庭话语权的人拥有最终的管辖权。在这个过程中,个人意识萌芽了。虽然它可能只是一个“户主”,但它确实揭示了小家庭文化对信息交流的选择和处理的需求。

根据canalys的数据,百度的小型智能音箱已经超过谷歌,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音箱品牌,并且仍然以非常高的增长率领先全球。根据IDC的报告,预计到2019年底,39%的智能家庭设备将配备语音助理。以小杜为代表的中国智能音箱品牌,正借助家族控制的巨大转型期,攫取巨大的市场红利。随着移动互联网和智能家居的发展,人们的生活和娱乐越来越丰富——手机、平板电脑、冰箱和带屏幕设备的厨房使电视的存在感越来越低。“屏幕”无处不在。电脑和手机可以解决大部分的视听需求。随着智能家居设备的发展,甚至冰箱和整体橱柜也开始带来屏幕。繁忙的城市生活使人们没有太多精力在电视上浪费时间——电视甚至成了周末可以享受的奢侈品。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,追求自由、展示自我的90后一代开始走向社会、组建家庭。未婚和丁克也成了年轻人的常态。

相比之下,高昂的房价使得五人模式不再现实,中国的城市家庭越来越原子化。一对夫妇可以住在两间卧室里,各自享受自己的精神世界。一个独居的年轻人可能住过一套公寓。在最坏的情况下,我们可以撤退到10个以上的独立空间。”“客厅”空间最初被抛弃,家庭生活的重心逐渐从客厅转移到卧室。电视在家庭中的地位减弱,家庭场景得到重建。在两人或一人的生活方式下,只能输出信息的电视已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。这是交流和表达个人观点的核心要求。此时,语音交互是整个家庭设备的中心,而智能扬声器已经成为承载语音交互的工具。智能音箱不同于录像机和电视,它更多的是“一对多”的内容输出模式,是一对一的对话和交流,理想的形式是个人定制的智能助理,充分体现了个人的自由。

事实上,百事2使用智能音箱的群体往往是90后的年轻人或小家庭。我们可以从百度索引中看到这一点。20-29岁的90后是智能音箱的绝对用户,30-39岁的80后紧随其后。在以小杜为代表的未来智能生活中,屏幕智能扬声器正在扮演着家庭中央控制的角色——它可能成为智能家居生活的中心。智能家居生活具有“跨场景连接”能力,即家庭中发生的交互数据可以走出客厅,与驾驶场景(家庭预约发车导航、提醒出门)、工作场景(闹钟上班、提前打开热水器等)等驾驶场景连接,以及生活场景(叫外卖、问医院等)。你可以想象这些照片。一对夫妇在各自的房间里用自己的智能扬声器听自己喜欢的音乐,而一个年轻人在自己的房间里为早班设置闹钟。

中国智能音箱三大巨头百度、阿里和小米正在迅速开发自己的智能语音对话系统。作为中国顶尖的小助理,合作伙伴已超过500家,小助理控制的物联网智能家居设备已超过7000万台,小助理激活的智能设备已达到4亿台(截至今年6月)。天猫精灵和小艾也在争相进入中国前三。亚马逊和谷歌似乎不太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挑战前三名。在智能音箱时代,中国家庭变得更加多样化。他们不再像过去那样追求一种中央集权的关系,而是更加尊重个人和人民。人们可以有更多的自由。个人奖金能否成为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动力,取决于巨人能否在服务体验和商业模式建设之间找到准确的定位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百事2主管

手机:19855662588

电话:400-55662008

邮箱:6555195@qq.com

地址:广东深圳市罗湖新谊社区201号